误国害民的泡沫学术何以泛滥——泡沫学术“多赢”背后的“多输”
  作者:未知    来源:杨曾宪     查看:708次 字体:

  当今中国学术界,虚假繁荣背后隐藏的种种丑恶现象已被逐渐曝光,学术腐败、造假、剽窃……,“世俗”社会中的丑恶现象,“神圣”学术殿堂中统统存在,且有过之而无不及。针对这些现象,有先生主张制定、强化学术规范,我认为属扬汤止沸;有先生提出整肃学术刊物、防止“私人花园”,我认为也难釜底抽薪。因为学术失范也罢、刊物异变也罢,都是泡沫学术的伴生物,而泡沫学术泛滥,才是万恶之源。学术的意义,不在对前人知识量的重复,而在质的推进。真正的学术研究,需更新知识、创新思想、发展理论,这是学术的价值所在、生命所系,也是学术元规范。如果不能贡献出有价值的新知识、新观点、新理论,无论怎样的“皇皇巨著”、“重点课题”,都是泡沫学术。泡沫学术本质上是反学术的。而要彻底消除泡沫学术,必须釜底抽薪,这就是我所一直主张的学界要实行“学术大裁军”。但今天细细想来,这更属痴人说梦。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泡沫学术不仅没有被遏制的迹象,反而愈加泛滥;尽管人人知道泡沫学术没学术价值,但却依然趋之若鹜。存在是合理的;任何社会现象背后都有利益驱动。泡沫学术之所以“繁荣”,就因为它的科学、人文价值虽是虚假的,但换回的巨大经济、社会利益却是真实的。泡沫学术误国害民,却利官利己。像劣币驱逐良币、赝品打败真迹一样,泡沫学术泛滥,完全是一种合经济规律、价值规律的现象。
 
              一、泡沫学术“多赢”的经济效益
 
  坦率地讲,目前在我国围绕着“泡沫学术”已形成一个巨大的“经济产业链”。仅就人文、社科(自然科学同样严重,笔者因缺少研究不论)这块,粗略估计一下,在这个链条上各级政府每年投入资金超过1千亿元(包括约50万人的“人头费”、基建办公科研费、各种基金奖金费等等),它所拉动带动的上下游产业效益在3-4千亿左右,对国家GDP的“贡献率”在2-3%之间。这之中,减去产生教育效益(高校文科教师的教学成果)、具有学术价值(包括社科单位对策研究)的部分,其中最少一半,所产出的成果属泡沫学术范畴(这也是GDP统计的一大弊端,尽管增加数千亿资金运转量,却对社会毫无积极效益)。这是不难定量判断的。譬如,每年数万种学术出版物,数十万篇学术文章,有原创价值的不超过1-2%。但即便这样,依然满足不了学者们出版发表的“需求”,学术刊物加码再加码,学术论文集印了一本又一本,出版社书号也成了珍稀资源,总是供不应求。凡稀缺资源就有商品价值,特别是在文化产业化大讲经济效益的今天,文人变商人,“页码”与“书号”便都明码实价或暗码虚价地进入了市场。所谓学术文章发表难、所谓学术著作出版难,那是对清贫学者而言的;只要你有钱,绝对都不难。其实,大多数编辑们心中明白,自己编的学术著作、发的学术文章,是没多少人读的;但不编这些东西,奖金甚至工资从哪里来啊!因此,“泡沫学术”养活了学术报刊,也促进了出版、图书、印刷业的发展,其巨大的文化产业效益是明摆着的。
  但问题是,作者们何苦炮制这些泡沫学术然后赔钱发表出版呢?这是圈外人们经常感到疑惑的地方。其实,只要算一笔投入产出帐,就会明白其动机所在了。假设一位讲师或助研要评副高职称,他用2万元买书号,出版一部“砖著”,每年再用2500元买版面,发表二、三篇“论文”,四年下来,他共投入3万元。假设他每年工资补贴总收入3万,四年投入只占其总收入的1/4。他的这些泡沫成果有没有人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完成量化指标,申请副高。尽管职称标准中对学术质量有严格要求,但实行起来却往往有“量”无“质”了;即便遇到较真的评委,多数打个招呼也就摆平了。一旦副高待遇兑现,他每年最少可增收1-2万,前期的投入二、三年内便可收回,生活水平不仅不降低,反而大大提高了。此后,他用同样方法,可获得正高职称、解决了房子、甚至戴上了“官帽”,然后,便成为“官学一体”的博导。每次的投入,事后都能加倍索回。当然,博导不需直接买版面了,但交易是同样存在的,譬如请编辑出席什么会呀,开出天价讲课费呀,馈赠什么礼物呀等等。而博导也不需要自己掏钱买书号了,他的课题经费可能多的花不完;他所面临的,是能炮制多少“砖著”的问题了。此时的博导,已是批量生产泡沫学术(如什么《大典》、《藏书》、《通史》、《全书》等等)的“学术包工头”,真正的学界“权”威了。
  由此可见,对泡沫学术的投入,无疑是回报率最高的投资了,只有超级傻瓜才算不清这笔帐呢!反之,如果你恪守学术道德,甘心“十年磨一剑”,最后可能连副高也未必评得上,连房子都没得住!因为真正的科研是高风险的,十年磨出来的未必就是“好剑”;即便磨出一把“好剑”,世上已无识剑人,你也只能抚剑长叹!可见,在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机制下,不泡沫的学者,甚至难以存身;而泡沫学者,却如鱼得水,名利双收!这好比一个书法爱好者,穷其一生之力,也未必企及启功水平;但如果他编个什么名堂,找人附会贴金,混充当代大师,却可借得虚名,跃上龙门,大红大紫,赚遍大江南北。面对这种泡沫艺术家,内行也只能一声叹息,徒呼奈何!
  这就是泡沫学术越反越多的症结所在,因为它几乎是当代学人特别是年轻学者惟一可依赖的学术路径了。而一旦进入这个“泡沫学术循环圈”之中,便会身不由己,“泡沫”越做越大、钱袋越来越鼓——谁见钱不亲呢?因此,在这个过程中,学者、编辑、评委,人人都在经济上得利,真正是“多赢”局面——惟一吃大亏的是国家。             二、泡沫学术“多赢”的“社会效益”

  人们难免要问:既然“国家”吃亏,为什么依然年年大笔投钱呢?其实,道理说穿了很简单,泡沫学术能满足“泡沫政绩”需求。我相信财政部、特别是审计署官员是不愿当这“冤大头”的,但学术泡沫不是经济泡沫,它是审计不出来的;而对于主管教育的部门来说,这泡沫学术恰恰是他们的政绩所在;他们不仅没有代表国家,严格资金投放,按学术规律支持科研,反而用资金为诱饵,搞违反学术规律的科研大跃进,以此来实现他们的高教大跃进的目标。
  由于中国经济正在迅速崛起,中国的高等教育也不甘示弱,于是,便按计划模式制定出某大学要在某年跻身世界一流的时间表,相应地,地方高校也制定出某年跻身国内一流的时间表。更可笑的是,教育部还要让中国的博士、硕士、学士比例迅速达到美国的水平。于是,围绕这些宏大目标,搞文科基地、抓重点学科、扩大硕博点等等,一系列教育大跃进规划被制定出来。然后,拿钱来吧!国家投资、地方配套,于是,几乎是一夜间,这“文科基地”、“重点学科”、硕博“点”或从无到有、或从小到大,成倍地冒了出来。问题是,金钱毕竟不是万能的,这“基地”也罢、“重点”也罢,还是“硕博点”也罢,最终都还需要有“学科带头人”掌门啊!这“带头人”却不能成批地从石缝中蹦出。于是,剩下办法只有两个,一是挖墙脚,名曰引进人才;一是拔青苗,名曰培养人才。问题是,眼下中国,优秀学者屈指可数,挖来挖去总量不变,而且“飞鸽牌”极多。因此,死逼华山一条路,只有加大人才“培养”的力度和速度;“培养”的办法,就是出钱资助学术著作出版、出钱争取国家课题基金、出钱召开学术研讨会、出钱包装自己的学科带头人等等。这时,泡沫学术便由个人追逐名利行为,演变为单位追逐名利行为;泡沫学者也摇身一变成为重要的学术资源了。
  中国的事情吊诡之处就在于,这些“基地”呀、“点”呀的评选、评审、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   相关论文
    外贸收支逆差下人民币国际化的特征与挑战
    浅析中国应对经济全球化的对策
    文化多元化视域下马克思主义大众化面临的挑战与对策
    对传统择主观念的颠覆
    论如何应对土地档案管理面临的机遇\挑战及对策
    新背景下看中国考古学
    浅析后现代主义历史哲学对现代历史学研究的影响
    村上春树小说创作的后现代主义倾向
    浅谈后现代主义思潮对工业设计的影响及展望
    试论建筑理论与曲解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