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性主义角度解析《献给艾米丽的玫瑰》
  作者:陈姗姗  …    来源:众智文化论文网     查看:852次 字体:
  摘 要: 威廉·福克纳是二十世纪美国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南方文学的代表人物。《献给艾米丽的玫瑰》是他最著名的短篇小说之一,小说叙述了女主人公艾米丽的悲剧人生。本人运用女性批判主义视角,从父权压迫,南方传统淑女观两个方面探讨了导致艾米丽人生悲剧的原因。
  关键词: 小说《献给艾米丽的玫瑰》 女性主义 父权压迫 南方传统淑女观
  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1897-1962),20世纪美国最伟大的小说家,1949年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福克纳深受家庭传统和南方风土人情的影响,他的许多作品都是围绕着一个他虚构的南方小城镇约克纳帕塔法县,称为约克纳帕塔法世系,其主题是在北方工业文明的浪潮的推进下,新旧南方发生的冲突。《献给艾米丽的玫瑰》是福克纳的第一篇也是他最有名的一篇短篇小说,小说气氛阴森,充满悬念,是一篇典型的哥特式小说。小说中的女主人公艾米丽生活在南方的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中,是一位典型的南方淑女和南方传统价值观的化身,由于艾米丽的父亲有着严格的等级观念,赶走了所有向她求婚的年轻人,而在她父亲死后,这位性格怪僻的老姑娘爱上了一位北方来修路的工头赫默,她不顾世俗的反对,决心要嫁给他。然而得知赫默无意与她成家,为了不让赫默离开自己,她用砒霜毒死了他,以此来挽留自己“卑微”的爱情,并与死尸同床共枕了40年,直到她去世。本文运用女性主义视角,从父权压迫和南方传统淑女观这两个方面来探讨造成艾米丽的人生悲剧的原因。
  一、父权压迫
  西蒙·德·伏波娃在她的著作《第二性》中写到“一个女人之为女人,与其说是‘天生’的,还不如说是‘形成’的。没有任何生理上﹑心理上或者经济上的定命,能决断女人在社会中的地位,而是人类文化整体,产生出这居于男性与无性中的所谓‘女性’”。[1]P23也就是说,“女性”的性别特征,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慢慢形成的,是传统思想和父权社会塑造了女性。那么艾米丽又是怎样造就的呢?艾米丽出生在南方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她的母亲不幸早逝,从小她就和父亲生活在一起,少女时期的艾米丽立在父亲的身后“身材苗条,穿着白衣”,[2]纯洁美丽。许多年之后,镇上的人们看到“她看上去像泡在死水中的一具死尸,肿胀发白”。[2]她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人性扭曲的疯女人。从一位高尚的南方淑女到一个十足的“魔鬼”,到底是什么促成了这一悲剧呢?首先,实行蓄奴制的美国南方是一个典型的父权制社会,在南方这一男权社会中,妇女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和压迫。其次是南方传统淑女观念使然。人们认为贵族就是南方的象征,传统和榜样,贵族不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不能和普通人结婚,尤其是和北方佬。“Bertram Wyatt Brown提出,不同种族的南方人保持着一种共有的、存在于现代化之前的对个人和家庭的荣誉观,南北战争前,在南方人的活动和人际关系中,荣誉观以一种惊人的、错综复杂的方式影响着人的行为、态度和价值观。”[5]而具有普通女人和南方淑女双重身份的艾米丽,一方面为了维护自己南方淑女形象,一方面偏执地固守自己的爱情,最终只能孤独、凄惨地死去。
  女性主义批判者们“探索社会是如何塑造女性对她们自己,社会和世界的理解。” 作为一个女人,艾米丽相继被她的父亲和情人控制﹑掌握和压迫。她生活在父权制度统治下的美国南方,就像旧中国一样,女人就应该待在家里生儿育女,伺候丈夫,负担家务。而且她们还要遵守清教教义,婚前从父,婚后从夫。在男权统治下的社会,女人往往是被动的,弱势的。她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男人从生理上﹑心理上以及情感上控制着女人。女人也完全依赖于男人。女人被看做是男人的附庸,她们必须坚守传统习俗和道德,否则就被看做是邪恶﹑肮脏,罪恶的代名词。
  出生在没落贵族家庭的艾米丽从小就受到父权制度的压迫,她的父亲就是专制的父权主义思想的代表人物。可以说艾米丽的父亲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控制和掌握她女儿的命运,最终也造就了艾米丽的人生悲剧。文中有一段这样的描述“身段苗条﹑穿着白衣的艾米丽小姐立在背后,她父亲叉开双脚步的侧影在前面﹑背对艾米丽,手扶一根马鞭,一扇向后开的前门恰好嵌住了他们俩的身影”[2]。艾米丽的“身段苗条”象征了她的软弱。“白色”象征着他的纯洁,宛如天使。然后她的父亲“叉开双腿”显示了他的专横。“影子”暗示了艾米丽生活在她父亲的阴影下。“背对艾米丽”代表了艾米丽的父亲无视女儿的需求。“手持马鞭”象征着艾米丽的父亲对她的绝对权威,这也暗示了在她父亲死后,留给艾米丽的只有孤独和贫困。事实上也正是艾米丽父亲手中挥动的马鞭,赶走了一个个前来求爱的年轻男子,剥夺了艾米丽作为一名普通女性应享有的追求爱情的权力,同时也竖起了一堵墙,将艾米丽与外界世界完全隔离开来。然而在艾米丽看来,父亲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守护者,以至于在艾米丽父亲死后,她拒绝接受这个事实,她把镇上的人挡在门外,“着装一如从前,脸上全然没有丝毫的悲伤”。事实上,艾米丽否认父亲的死,因为她留恋过去,不愿面对现实,只希望能够永远活在父亲的“庇护”之下。她确实如愿以偿了,在上门收税一幕,有这样一幅画面“壁炉前已经失去金色光泽的画架上面放着艾米丽父亲的炭笔画像”,[2]P45即使艾米丽的父亲已经去世,父亲的那尊蜡像仍然像一副枷锁一样,在那座阴森的大宅里禁锢着她的思想和灵魂,时刻提醒着她这位传统的南方贵族淑女,剥夺了艾米丽作为一个女性追求爱情和家庭生活的自然属性以及和与人交往的社会属性,造成她人格的扭曲。正是这种父权压迫,使她的人生充满了悲剧性色彩。正如作者福克纳说的一样:“她的生活很有可能是被一个自私的父亲所毁掉的。”[6]
  二、南方传统淑女观
  艾米丽的人生悲剧的原因不仅仅是父权社会的压迫,人们给她定位的“南方淑女形象”也是其中的主要原因。“旧南方父权制奴隶社会孕育了‘ 南方淑女’( Southern Lady) 文化, 它强调女性为男性的附属品, 反对女性参与社会活动, 女性唯一的活动领域是家庭。[5]只有在南方, 一个正在成长着的女孩子才会发现,“ 已为她裁剪好了一个女性的形象, 这个形象已被传统这一熟练的手牢固地缝饰起来, 准备等她穿上,从此就可成为一个‘美人’了。” ( 戈德温《南方淑女》)[3]艾米丽就是这样一个在“南方淑女”文化下成长起来的美人,一个走向毁灭的“美人”。镇上的人们也把艾米丽看成是“一段历史,一种责任,一种对全镇人的责任”,更是一个承载着旧南方传统的纪念碑,令人崇拜和尊敬。他们认为艾米丽应该待在家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当艾米丽的父亲死后,她爱上一个北方佬,“一些年纪大的人说就是悲伤也不会叫一个真正高贵的妇女忘记 ‘贵人举止’。”艾米丽的这种行为是不能被人们所接受的,因此他们让Baptist 教堂的牧师当众干涉,还让艾米丽的两个堂姐劝说她。当人们听说她在药店买砒霜的时候,他们认为“她要自杀了”,并且认为“这是最好不过的事了”,因为像艾米丽小姐这样的贵族淑女嫁给一个拿“日工资”的北方佬是有辱他们镇,何况是在南方。无奈之下,艾米丽只能通过毒死赫默来维持自己的淑女形象并挽留自己的爱。
  三、结语
  艾米丽是福克纳笔下一位受害的女性,在父权文化和南方妇道观的压迫下,她曾试图扼住命运的咽喉,然而她还是不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成为了南方传统文化的牺牲品。她选择了极端的方式来挽留赫默——毒死他并且把与他的尸体同眠四十余年。通过杀死赫默,她终于掌控了赫默并且让自己由被动局面转变为主动,同时,她也正是用这种方式勇敢地对抗着男权社会。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杀死赫默似乎是她反抗男权社会的一个胜利,而事实是却是一个失败。用谋杀这种非常极端的方式来留住赫默,结果艾米丽余生只能与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为伴,她不仅没有击溃男权社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   相关论文
    盖斯凯尔夫人小说中的女性形象及其女性主义思想
    《傲慢与偏见》中女性主义的体现与妥协
    从《第十二夜》看莎士比亚女性主义意识
    《黄墙纸》的女性主义视角品评
    站在新百年与新千年的起跑线上
    误国害民的泡沫学术何以泛滥——泡沫学术“多赢”背后的“多输”
    中国人社会地位的获得:阶级继承和代内流动
    中国的社会变局——当前社会发展状况及存在的问题
    中国社会发展的时空结构
    中国文化代码与政治的非理性化、现实主义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