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萨特《墙》中的心理描写
  作者:马婷 马曼    来源:众智文化论文网     查看:2125次 字体:
  摘要:《墙》是一部章显存在主义哲学思想的短篇小说,作者萨特用他那富于哲学意味的叙述手法和主题思想,通过对主人公的精致细腻描写和内心的剖白,富有张力地刻画了主人公在死亡面前的无所适从,痛苦挣扎的人物形象。小说的语言描写,情节设置,象征意象以及思想主题上都与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有密切联系。这篇小说充分地展现并升华了存在与死亡的哲学意义。
  关键词:死亡,等待,墙。
  正文:《墙》集中探讨了死亡, 这是萨特感兴趣的主题。小说《墙》的故事背景设置在二战中的西班牙战争。在战争混乱年代,死亡是家常便饭,为了鲜明地提示死亡主题,萨特将小说的主人公伊比埃塔推到了死亡危机即将来临这一境遇中去。萨特利用极限境遇来表现人在这个荒诞的世界里是无助的,是孤独的,人的力量是微薄而有限的。在面临极限境遇———死亡即将来临时,主人公对生命的存在体验都达到了最真实,最清晰,最超脱的状态。揭示出主人公在“死亡”面前的挣扎与无奈。具有深刻的哲学意义。
  (一)无奈与孤独——主人公的内心独白
  透过主人公在面临死亡时的内心独白可以看出,虽然主人公身处战争年代,但他在面临死亡时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视死如归,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崇高使命毅然决然地面对死亡,而是和每个普通人一样,他们在面临死亡时的感情是复杂的,充满了无奈,恐怖、厌烦、忧郁和绝望,是悲剧性的,(“我也想为怜悯自己而哭”712)并且体会到了“孤独的人性”。在得知自己黎明即将被处决时,主人公内心的矛盾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孤独的氛围在小说中的字里行间中蔓延,即使能多活一天,新增的时间无法消磨孤独的烙印,只是垂死挣扎,没有希望地,孤独地存在着。“离开那间地牢,我并不觉得可惜,虽然不冷,却是孤单一个人,关久了让人受不了”。(696)(最后一行)无奈所派生出的孤独感,不仅是形式上的孤单所引起的,还体现在作者想象情人在面对死亡时会对自己采取一种怎样忽略与漠视的态度上,是发自内心的孤独。“假使现在她凝视我的话,她的眼光会停留在她的眼睛中,而不会传到我的身上。我是孤独的。”(710)
  (二)恐惧与彷徨——狱友们的人物刻画
  小说中许多情节都流露着恐惧,压抑的气氛,恐惧感也随小说中其它人物的行动和语言,心理加以衬托逐渐蔓延开来。汤姆是 主人公伊比埃塔的不足24小时的狱友,在他面临死亡时,他的一系列动作都映入主人公眼帘。“ 汤姆开始用低沉的声音说话,他不得不经常说话,看见他在思想的时候就越想越糊涂了。。。我的脸如死灰一样流着汗,我们俩完全一模一样,从他身上可以看出我自己,从我身上也可以看到他的形象,我们俩比两面镜子更糟。。。。” “汤姆也是孤独的,但是和我的孤独方式不一同。他中型两条腿坐着,。。。。带着惊异的表情,然后猛地把手约定缩回去,哆嗦起来”。(710)这些夸张而又诡异的情节描写和设置,富有张力的人物刻画,不仅表现了汤姆作为一个将死之人的彷徨与恐惧。也做为一种衬托而与主人公的心态契合:主人公同样在死亡线上痛苦纠结。这些生动,逼真的形象描写也为整个小说营造了一个深沉,令人窒息的氛围。
  (三)愤怒与漠然——医生形象的形象塑造
  一个比利时医生的到来,给三个将要受死的囚犯,带来了巨大的心理波动。尤其是作者对医生的形象塑造,虽然一副“慈悲”模样,但是“神气“得不得了,“他的神气像在安慰一个付诊费的病人。”这俨然是一副对将死之者的傲慢炫耀,对自己自由之身的炫耀。“比利时人仿佛没有听见我们说话似的,我知道他到这儿来的目的;我们想些什么他并不感兴趣
  他到这儿来的目的是要来观察我们的躯体,活竽竽地被死折磨的躯体”.(705)在医生看病期间,主公才发现自己被汗水浸湿了,正是这种异样的表现,使医生更像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人,因为他感到了寒冷。而这种正常的生理状态却和主人公的截然不同。面对医生对自己心理极限的挑战,主人公的愤怒却是短暂的,在死亡的恐惧面前,这一切都不那么重要。“我想站起来过去打歪他的脸,可是我刚动了一下身体,我的羞耻和愤怒就消失了;我又冷漠地再倒在长凳上。”(703)
  (四)觉醒与释然——主人公对死亡的等待
  小说的高潮部分在于:以主人公为中心的三个战士被捕后,很快被宣判了死刑。在等待审判结果的过程中,焦灼与彷徨正一点点侵蚀伊比埃塔的灵魂。虽然等待的过程令人痛苦,但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是:本以为必死无疑的主人公却奇迹般地死里逃生,与死神擦身而过。作者想传达的并不是主人公的幸运,也不简单偶然的巧合 ,而是划归到“死亡不可等待”的核心思想上。为张显存在主义精神,即:世界是荒谬,人生是痛苦的,人要在短暂的人生中面对荒谬的世界。然而,面对如此的世界,“用死亡来结束痛苦”并不是作者提倡的, 我们不能等待死亡,主人公在已经接受的死亡,等待死亡的过程中,用一个随意编造的谎言,应付敌人的审判逼问。本以为谎言会误导敌人,结果却是戏剧性地把战友拉进了坟墓,自己获得了被释放的机会。从存在主义的理论主张看,这不仅讽刺性地揭露个人命运的荒诞离奇和,不受主观意识的支配,而且更加批判性地说明了对死亡的等待只是徒劳,死亡的不可预测性也昭然若揭。可见,小说中的死亡本质也正是萨特哲学主张的经典再现。
  结语:
  《墙》中的人物心理描写,不仅服务于人物的形像塑造,而且也显示出萨特的独特的哲学理念。这正是文学和哲学二者的有机结合的心灵之作。他的哲学使文学产生了更好的效果, 使人物形象变得更富有传奇性、更富有生动性。而文学又是他的工具,使他的作品中无处不散发着哲理的光芒与气韵。
  参考文献:
  所用版本为:郑永慧译 《萨特小说集》(下)安徽文艺出版社.1998.4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   相关论文
    充满诗意的悟道
    西方文学中的“死”与“赎”
    屈骚精神与楚文化
    杜鹃啼处,血染胭脂雨——话说云间词派
    朱子理学点评录
    善良的孟子
    哲学之极——关于儒学的现实关怀与终极关怀
    论孔子的死亡意识与终极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