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的一般涵义”与“技术的现代涵义”
  作者:吴跃平    来源:众智文化论文网     查看:955次 字体:
  内容提要 本文论述了一个与现代的技术概念殊为不同的一般性的技术概念,并且从一般的技术概念出发,对于现代的技术概念的涵义及其后果进行了批判。从一般性的技术概念来看,技术的目的是为了把世界的意义通过器物的安置和使用展现于现实。所以技术一般可以叫做出于仪式化生活的需要,对于器物进行赋形赋义的方法。现代技术是欧洲文明去形而上学化的产物,去形而上学化的极端结果之一是确立了世界与自然环境同质化的趋势。现代技术对世界的关系发生了角色倒错,它以自己座架(Gestell)的力量绑架了文明,让文明世界的一切为它的运行服务。现代技术崇尚的价值是效率,由于现代技术对文明的角色倒错,对于世界文明带来的是毁灭性的影响——凡是生灵都会腐朽,凡是神圣都无影无踪。
  关键词 技术 现代技术 去形而上学化 与自然环境同质化 角色倒错
  一般性的技术概念
  什么是技术?按照流俗的见解有几种含义:1、技术是制作器物的技巧、手艺或方法。2、技术是利用工具从事的对于自然物材的加工,以制作器物。3、对于人类生存有益的生产活动。4、科学技术,一种由机器、控制系统、加工方法等组成的体系等等。所有这些关于技术的表述,基本上都立足于满足我们日常生活所需,都是从实用价值方面来看待技术。这样的观点不能说不对,但却未触及技术的本质属性。如果从人的存在方式来说,技术是人类出于仪式化的生活的需要,对其文明所需的器物进行赋形赋义的方法。器物体现的是人类通过自己的创造性行为提供给自己的文化生活的用品。当然这些文化用品中也包括了满足生存需要的生产和加工活动。
  我们为什么需要器物?仪式化的生活的客观需要产生器物的需求,仪式化的生活是人类所特有的行为。只要有人群,就有“礼”存在;有礼存在就要有仪式。如果没有了仪式,那么人类就不再是人类,最重要的后果就是人类的一切行为将失去规范。任何民族以及不同民族的任何团体最重要的表现形式就是靠着他们的礼而存在。人类的婚姻不是动物的交配,人类的饮食不是动物的进食,人类的交往不是动物的互动,人类的游戏不是动物的戏耍。所有这一切都有最低限度的礼的内涵。礼,作为人的存在方式,他不仅仅是一种社会规范和社会制度,而且是人作为人的存在方式,作为文化方式,是人类精神置身于其中的世界的开展方式。
  在这里技术派上了用场,技术参与构成着我们仪式化的生活,并参与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的展现,是我们的世界现实化的手段。技术提供了把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呈现于现实的手段,并且现实地构成着世界。技术提供了我们仪式化生活所需要的器物。器物用之于的世界是指向人伦世界,这个人伦世界是彰显人伦世界的意义的。比如吃饭用到的餐具,在国宴上或在家庭中都不是任意使用的。餐具的形制,餐具的摆放,就坐的礼仪,吃饭的姿态都围绕着要实现礼的需要而进行。在这当中发生的事情是,我们人伦世界的规则通过器物的安排和使用达到了完成某个人伦生活的目的。西方人尽管是法治社会,但是在人和人的相处,人对上帝的关系中,也都有最低限度的礼的要求。这可不是礼貌这么简单,我们拥有的相互认同的标准和相处的方式和方法都围绕着世界的意义展开,这个世界的有意义的开展方式就是礼。
  技术是对文明所需器物进行赋形赋义的方法,这就是技术的本质。为什么要赋形赋义?因为我们的世界经常不能呈现于世俗。当把世界的无比丰富多彩的,庄严的、喜庆的、悲伤的、高尚的、感恩的等等面向世界的活动现实地呈现出来时,我们就需要把我们内心升华的意义通过器物的中介作用展现于世俗,所以就需要给予无生命的器物进行赋形赋义。借助赋形赋义后的器物,世界的意义才能开展出来。比如皇帝的生活中总有龙环绕。雕梁画栋、饮食起居,到处都是龙,比如龙椅、龙床、龙撵,到处充满龙的象征。基督教的墓葬到处都有的十字架。再往前推,比如红山玉器,西水坡的蚌壳龙虎图。即使是原始文明,其器物的规制和意义都是惊天动地的。我们居家过日子也需要技术,比如宗庙器物、神龛、日常生活中的八仙桌、茶几、杯盘碟碗等等也希望做成我们希望的形状,这个形状让人想到福寿安康、想到诗礼传家、想到光宗耀祖、甚至想到佛光普照、想到超凡入圣,想到……。我们的文明世界有什么价值,技术就是把我们内心的价值世界现实化为实实在在的场景和用具。我们的生活最重要的就是要获得这样的意义。如果我们内心丧失了这样的价值,我们生活的环境就只有摩天大楼,宽敞的马路、气派的空间、华美的衣食,但是我们的灵魂却仅仅是一个空壳而已。我们内心的价值世界有什么,技术才能给我们呈现什么。我们内心没有的东西,技术是绝对不会给我们创造出来的。
  器物通过三个环节展现器物的价值,它们是:“形”、“义”、“用”。技术最高的体现是在通晓“用”的基础上,以“形”显“义”的功夫。以形显义的技术也可以叫做艺术,技术和艺术原本是同源的。技术是按照文明的进路去塑造文明,而不是通过制作来满足消费的欲望。因为你的欲望如果不受礼的规范你就是鬼兽。欲望有意义地展现也要有人情味,甚至要高贵优雅。其中形是为了显义,为了足用。形之于义那是器物的神之所在。没有义在,器物就没有灵魂和生命。器之于用那是器物的巧之所在,使得实用功能得到充分发挥。反过来器物的用度和神韵通过形来体现。
  一个器物体现了某种形、义、用;多种器物的组合配备又体现了整体的形、义、用。技术就是通过器物的提供、展示、使用,从而达到了人们内在精神世界的现实化。你在教堂,就把天国植入了世间;你立于宗庙,就把自己归属于一个血亲的链条;你置身园林就把仙境现于世俗;你出入文庙,就会分享孔子的教法;你和高朋围坐八仙,就把朋友之义提升为道友;你聚拢家人,就有亲情温暖环绕;你立于朝堂,就要担负上尽忠下尽义的千斤重担,就要准备着文死谏、武死战。器物的作用总是使你置身于器物围绕的场景,你内心所归依的世界在其中自然而然地显现。
  器物不仅能足用,而且器物布置的场景,器物的使用还是我们文明世界得以传承的保证。因为一个文明价值的传承,必须通过细节,没有了细节的严谨的延续,文明的方式就无法传承。众多的器物越来越把我们观念的世界植入世间,越来越造成我们对于那个世界的依恋和信赖,这就是信仰的存在方式,是有信仰的人的存在方式。没有了这些,人就完全丧失了应有的内涵。因为如此我们有技术,技术为器物赋形赋义,提供了形、义、用相统一的器物系统。这个器物系统又把我们所皈依的世界显现于世俗。技术就是这样参与了世界的意义的现实化过程。
  生活目的所向的世界技术提供器物,目的在于显义和足用。我们在完成礼仪的行为时,在某种意境中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仪式的意义所在。整个仪式的过程都是为了展示这个意境和达到这个目的而存在。所以仪式本身的一切都在完成着显义的职能。显然器物用之于的场所是显现着其超越的意蕴的。器物用之于的地方只是指向超越的中介,器物真正用之于的世界是超越的。
  器物的显义不只是通过器物的形制,更重要的在于其所使用的场景。比如我们今天看到的古代的文物,其意义实际上只是存留了一些痕迹。但是意义究竟是什么,我们需要还原仪式的整体才知其一鳞半爪。比如三星堆是中国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但是要揭示其意义却非常困难。因为我们不能还原整个仪式。而器物的用是用于仪式的。离开了仪式的整体我们就不可能单凭一个器物的形制、纹饰、造型、符号理解器物的意义是什么。因为任何一个单独器物只代表部分。完整地显示其意义就必须在整个仪式的完成中才能得到彰显。比如我们庆贺丰收,从一张鼓、一面锣的器物本身是看不到什么东西的。你得进入整个庆贺丰收的情境中去才有可能。
  器物用之于的世界指向我们生活目的所向的世界。生活的意义不在于生活形式,而在于通过生活形式所展示的意义。任何生活形式本质上都有最低限度的礼的内涵,生活本身是仪式化的,仪式化本身的目的超越仪式本身。所以我们才可以发现古代器物的优美、威严、古朴、神妙等特质。这样的世界是观念的,其本身的存在是超越的,是具有形而上学意蕴的。尽管世界在现

[1] [2] [3]  下一页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   相关论文
    电气自动化控制中人工智能技术运用
    增长的革命
    钢琴演奏中艺术与技术的探讨
    面向技术风险的伦理研究论纲
    浅谈清水混凝土施工技术在建筑工程中的应用
    略论我国信息技术与企业管理
    科技哲学能否替代马克思主义哲学
    刍议如何搞好企业技术、技能人才队伍培育工作
    辽西温室黄瓜下茬复种越夏番茄栽培技术
    探讨路桥施工中软土地基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