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革命时期共产党 积累政治信任的基本经验及启示
  作者:上官酒瑞…    来源:众智文化论文网     查看:2635次 字体:
  摘 要:任何政治集团要想取得并长期维持政权都必须赢得民众的政治信任。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从小到大、从弱变强,从局部执政到全国获胜,无不是在民众的政治信任和支持下实现的。共产党积累政治信任的基本经验有:以实现民众物质利益确立政治信任;以保障民众权利获得政治信任;以革命理想动员构造政治信任;以良好政治形象赢得政治信任;以高超政治能力塑造政治信任。这些经验对于构建当前中国社会长期稳固的政治信任基础具有重要启示。
  关键词:政治信任;政治动员;政治形象;政治能力
  
  “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古训说明,任何政治集团要想取得并长期维持政权都必须顺应民意、赢得民心,获得民众的政治信任。毛泽东曾指出:“一切问题的关键在政治,一切政治的关键在民众,不解决要不要民众的问题,什么都无从谈起。要民众,虽危险也有出路;不要民众,一切必然是漆黑一团。”[1](p.202)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从小到大、从弱变强,从局部执政到全国取胜,无不是在民众信任和支持下实现的。当然,民众对共产党的政治信任并非自然生成的,而是在实现民众利益、保障民众权利的基础上逐步产生的,是在革命理想动员、良好政治形象的影响和感召下渐次形成的,是在与国民党领导力、整合力的比较优势中日益确立的。总结民主革命时期共产党积累政治信任的基本经验,对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巩固、拓展政治信任具有重要意义。
  一、以实现物质利益确立政治信任
  通常而论,人们对自身的生活状况有着足够的认知和判断能力,寻求利益满足是人的理性选择。“如果人民的需要得到了满足,人民就会支持这个当政的政权。如果他们的需要得不到满足,他们就要更换头面人物,他们就要投票选举那些看来愿意满足而又能满足他们的需要的候选人”,“这是民主主义的政党支持者的基本模型”[2](pp.327328)。这通行于一般政治领域,也是政治信任生成的根本模型。任何政党要想得到民众的信任和支持,“一切空话都是无用的,必须给人民以看得见的物质福利”[3](p.467),反之,获得或巩固政权都将是一句空话。
  中国共产党代表了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毛泽东说:“我们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4](pp.10941095)民主革命时期,中国社会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集中体现为农民的土地问题。这是因为,中国历来是典型的农业社会,农民占人口绝大多数,并深受剥削与压迫,他们的根本利益就是获得土地。而且,大革命失败后共产党重新思考中国革命,将工作重心由领导城市工人运动转向在农村建立根据地,走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既然农村是革命的主战场,农民是革命的主力军,那就必须重视并解决事关农民根本利益的土地问题。美国学者亨廷顿的比较研究认为,在处于现代化进程的国家中,“带根本性的政治竞争就是政府和革命知识分子之间为争取农民的支持而进行的竞争。如果农民默许并认同现存制度,他们就为该制度提供了一个稳定的基础”[5](p.267)。共产党坚定地将农民的土地问题作为革命的主要内容,将土地改革视为解放农民、争取农民,赢得农民政治支持和信任的关键。
  事实上,孙中山曾提出过“平均地权”、“耕者有其田”的政纲,但并没有付诸实施,蒋介石政治集团更不可能解决农民土地问题。相反,共产党站在农民立场上,早在1925年就明确提出“耕地农有”的主张。大革命失败后,共产党领导人民建立了革命根据地和各级工农民主政权,制定了《井冈山土地法》、《兴国土地法》等,积极开展土地革命。根据地农民不仅得到了土地,而且在政治上翻了身,对党和军队产生了深厚的信任情感。当时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在给省委的报告中写道:“民众在打土豪后相信毛司令,在分田地后相信党相信苏维埃。”[6](p.165)与此相应,农民踊跃参军参战,从各方面支持和保卫根据地政权。抗日战争时期,为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共产党在敌后根据地推行减租减息政策。因为陕甘宁边区比较恶劣的经济状况,以及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对边区政府和军队的封锁,党领导军队开展大生产运动,实行精兵简政、厉行节约的政策,坚决抵制铺张浪费、生活腐化现象,农民负担由此大幅减轻,军民关系和边区政府的形象大大改善。加之,共产党领导八路军积极抗战取得的重大胜利,更是增强了民众对边区政府的信任和感激,党的公信力大大提升。
  特别是解放战争时期,共产党根据时局变化进行了全面深入的土地制度改革,推动土地政策从减租减息转为耕者有其田,并在1947年公布实施的《中国土地法大纲》中提出了平均分配土地,给予农民大会及委员会以土改执行权。这次土改很大程度上满足了解放区农民对土地的强烈渴望,农民因此视共产党为救星,把人民军队看作亲人,真心拥护和支持共产党。当时的美国人韩丁观察土改后的农村社会说:“中国革命创造了一整套新的词汇,其中一个重要的词就是‘翻身’。它的字面意思是‘躺着翻过身来’。对于全国几亿无地和少地的农民来说,这意味着站起来,打碎地主的枷锁,获得土地、牲畜、农具和房屋。但它的意义远不止于此。它还意味着破除迷信,学习科学;意味着扫除文盲,读书识字;意味着不再把妇女视为男人的财产,而建立男女平等关系;意味着废除委派村吏,代之以选举产生的乡村政权机构。总之,它意味着进入一个新世界。”[7][8](pp.109110)两相对比可知,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政治信任的严重不均衡是造成国民党溃败和共产党获胜的根本。
  二、以保障政治权利获得政治信任
  本质上,权利意味着自由平等的关怀、人格尊严的肯定与公平正义的实现;现实中,权利必须以政治权力为后盾,凭借制度公器才能实现,或者说权利的形成意味着权力和制度的必要。因此,权利保障的状况构成了民众施予政治信任的重要基础。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广大民众是没有政治权利的。民主革命时期,毛泽东和共产党人比较重视保障民众权利。这主要体现在两个领域:一是引导民众参与根据地民主政权建设,保障他们的权益,激发他们对共产党的信任情感;二是积极推动民主宪政运动,增进社会中间势力对共产党的政治支持。
  早在江西瑞金苏维埃政权建设中,共产党就制定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选举细则》、《苏维埃暂行选举法》等以保障民众权利。如选举法规定:凡十六岁以上的苏维埃公民均享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直接派代表参加各级工农兵大会,讨论和决定一切国家和地方政治事务。这样,根据地的劳苦大众第一次享有了民主政治权利。抗战时期,党建立了各级统一战线政权,“即是一切赞成抗日又赞成民主的人们的政权;即是几个革命阶级联合起来对于汉奸和反动派的民主政权”[9](p.750)。各抗日民主政权适应全面抗战需要对选举政策进行了调整,激发了广大民众参军参战的热情。如陕甘宁边区政府规定:“凡居住在边区境内的人民,年满十八岁,不分阶级、党派、

[1] [2] [3] [4]  下一页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
  •   相关论文
    抗战时期中共群众动员的组织机制论析——以陕甘宁边区的社会教育运动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