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古代创世主神的形象差异及其原因
  作者:黄音英    来源:众智文化论文网     查看:2080次 字体:
  [摘 要] 中国古代神话的创世神盘古体现了无私的奉献与牺牲精神,理应受到人民的尊重与爱戴;而西方文明的源头——古希腊文明中的创世神宙斯的形象却与残酷、纵欲等贬义词相联系。为什么西方文化会将这样一位看似满身缺点品行欠佳的神灵作为顶礼膜拜的对象?本文拟从古代人民生存背景以及由此产生的人生观出发探讨中西二神的差异以及宙斯作为主神受到崇敬的合理性。
  [关键词] 中国古代神话;西方古代神话;希腊神话;比较
  中国古代神话中神的形象博爱无私,勇于奉献。而西方文明的源头——希腊文化中的主神宙斯,却被黑格尔如此评价:“……一个相当矛盾的混合物。他既威严又调皮,既公正无私又充满七情六欲。虽是万神的主宰,行为有时却像顽童般不负责任。”(傅永军,贾福新,1996:47)“混合物”,“调皮”,“不负责任”,这些贬义词竟放在众神之首身上,缘何如此?
  先来看一看宙斯的事迹。与中国神话不同,作为最高神,他并没有进行创世造人的伟业。希腊神话中这样描述世界形成过程:
  在起头的时候只有混沌,一个大的虚空……渐渐地,这些原始慢慢地自己分了开来……在天空上,太阳,月亮,以及星星一一出现......世界变成像我们现在所知道的那么样子……末了,从混沌中出来了天父乌拉诺斯……以及地母该亚。(劳斯,1998:5-6)
  当天父(宙斯的爷爷)诞生之际,世界已“变成像我们现在所知道的那么样子”了。天地山川“自己分了开来”,日月星辰“一一出现”,皆自然成形,宙斯(包括其祖先)并未插手。中国古代神话中世界的开端以创世神盘古的生命为代价换来,而宙斯不伤一丝毫毛,坐享其成。
  其次,最初的人类由宙斯的族人——下文中的“他”,即普罗米修斯,以及“她”,指智慧女神雅典娜——合作完成:“他……知道天神的种子蕴藏在泥土中,于是他捧起泥土……捏成人形。……她惊叹这提坦神之子的创造物,于是便朝具有一半灵魂的泥人吹起了神气,使它获得了灵性”(斯瓦布:1996:13)。
  虽说创世造人并非宙斯功绩,性情暴戾的他野心倒是不小:串通母亲,暴力夺权,将父亲推下宝座并置之于死地。地位稳固后,他对于反抗者的镇压毫不留情。张启成曾指出“宙斯的另一特点,是对反叛者的严厉惩罚,而且手段尖刻的残酷”(2004:353)。如族人之一阿特拉斯因反对宙斯被罚用身躯顶天,永远负重;凡人国王坦塔罗斯因触犯宙斯而永生处于无法满足的饥渴状态;普罗米修斯因为人类盗取火种而被锁在山崖,每日被神鹰啄食肝脏……张启成评价:“宙斯对触犯者的惩罚,不仅残恶刻薄,而且有时显得过分与无理,与其万神殿中至尊的地位与身份颇不相称”(2004:354)。一方面与男性神关系不和,另一方面与女性神却纠缠不清。娶姐姐(妹妹)赫拉为妻,但仍与其他女性亲属私通,产下诸多子女:与表妹们生下雅典娜、阿波罗和阿尔特密斯;和姨妈记忆女神生缪斯九神;与妹妹大地女神生帕尔赛福涅。后来帕尔赛福涅嫁给了宙斯的弟弟冥王哈迪斯,女儿成了自己的弟媳,关系又复杂了一层……还有谁的家谱能比宙斯的更混乱?神明本应守护人类,哪知他连人类女子也不放过:腓尼基公主欧罗巴,斯巴达王后丽达,赫拉的女祭司伊娥……一一成为宙斯猎艳的对象,如此风流放荡的生活在中国古代诸神中是闻所未闻的。
  赵逵夫为《中外神话与文明研究》作序时说,“神话是口传的历史,其中加上了各个时期集体意识的烙印”(张启成,2004:1);利奇德(Licht)也说“神话是一个民族精神的最真实反映”(2000:62)。盘古的形象在中国文化中受人尊崇,是传统民族观念的反映;希腊人颂扬宙斯,也因为宙斯的表现是其民族观念的体现。
  中国神话中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是由血汗铸就的过程。请看《五运历年记》的描述,“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理……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盘古分离天地后为避免它们回到混沌状态,擎天踏地数万年,最终精疲力竭倒下死去,身体化作万物融入天地之间。这段描述,其一是劳动精神的展现。袁珂就认为:“在我国神话当中,响彻了劳动的回音”(1998:33),杨丽娟也总结:“盘古以斧劈开天地的说法,显示了中国人对于工具和劳动的创造力的认识和肯定”(2004:34);其二,金麦田感叹到:“这位伟大的创世英雄……死后又把身躯的每一部分都奉献给了这个宇宙,完成了生命历程的最后一次升华……但他给后来的人类留下了幸福的家园”(2004:5-6),他所赞颂的,则是盘古的牺牲精神;更重要的是,在这“最后一次升华”中还有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观念,并且这种“统一”不仅仅只限于肉体。“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理”是肉体(物质)与自然归一,而人们常说“汲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灵气”“精华”从何而来?它既不凭空产生,也不单独存在,需要依附一定的载体。在“天地日月”产生前,“灵气精华”蕴含于盘古体内。随着盘古身体发生转变,灵气精华也随之转移,经过长年的吸取、聚集、提升、转移、释放等过程在自然界中不断循环。“中国人对天的理解,最伟大之处在于认识到了天人关系的统一性,即天与人的有机整体性”(董欣宾,郑奇,2001:208)。可以认为,盘古的创世过程也就是“人”与“天”在肉体与精神两方面都合为一体的过程,是“天人合一”思想的深刻表达。
  神话是“人的世界向神的世界的投影,神话实质上也可以看作是人话”(袁珂,1998:6)。中西方古代神话中两位主神——盘古与宙斯,一个自始至终无私奉献,一个看似品行不端自私残暴却行之有理,二者个性行为虽说迥异,却都符合其民族当时对个人、世界的认识,也是与该民族当时的思想观念和文化内涵一致的。“人对神的崇拜实际上是对自己的崇拜”(吴天明,2002:11),正因如此,他们都为本族人所敬仰,他们的功绩才会在各自的文化中代代相传。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
  •   相关论文
    浅析希腊神话中的女性意识的觉醒
    中国神话与希腊神话中的东西方文化差异
    从中希神话看中西美学之异同